陈裕荣与大马路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1-4-23 09:06:37 手机版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社区。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

x
本帖最后由 手机用户JY98110 于 2021-4-23 09:10 编辑

1619081020082.jpeg
陈裕荣与大马路

      玉琳马路陈家,源自颍川東洋山陈氏,本支福房,始于立绘公派下。曾祖陈启拳家族,清朝道光年间,从白琳柴头山秀阳村东洋山自然村开始搬迁。长子陈鼎玺迁居店(点)头街头顶;次子陈鼎鼐,迁居玉琳大马路;三子陈鼎汶,留守东洋山;此后,陈启拳一门五代人就与大马路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一、穿越马路

       大马路从五级岭起,至和尚馆止。都说玉琳街是老蛇穴,蛇的心脏就在“大马路”。当年,大马路大埕是“玉琳茶叶交易中心”,每年茶季,磻溪、点头方向的茶青,由马驭、驴驮、人挑,到这里集中交易。这里也是一条爬坡街,从桐山到白琳的,下白琳寨、过牌坊、临岙尾、走街路、来到大马路闹市,来往的客商暂停歇息,把马和驴就拴在大马路大埕上。久而久之,这里便称为“大马路”。

       大马路也是南来北往一条交通要道,从永嘉(浙江方向)来的人,在桐山棲林寺驿站住宿,早上出发,经店(点)头、过百步溪,进玉琳街,在大马路大埕上栓马喂草,买些旅途上的必须品用,到“梁氏饭店”填饱肚子,晚上去玉琳天王寺驿站住宿,第二天一早,牵马登金江墎、上五蒲岭、走三十六弯、出龙亭,入福宁府或进福州界。

       清末民初,白琳是闽东乃至闽浙边界著名的产茶区和茶叶交易重地,当时的制作的红茶“白琳工夫”誉满天下,玉琳街就有三十六家茶館,商贾云集、车马喧嚣,大马路大埕更是玉琳街繁华闹市的中心地带。

二、白手起家

      祖父陈鼎鼐,少时从东洋山老家走出,同父、母在玉琳街大马路旁结茅舍为家,白天在马路茶市打工,兼做小本生意,之后开起杂铺小店。经过多年的经营,有了一定的积蓄,拆草房盖起瓦房。又经逐年翻修扩建,盖成初具规模的三榴二层商铺,面对着大马路大埕。几年后又购买厝的后门大片坡地,盖起后三榴厢房及后园与柴房。前三榴作为店铺,后三榴中间有厅堂,左右上下是家属住房,左后间为厨房,商铺取“陈裕荣”为招牌,是玉琳街远近闻名的:“陈裕荣布行”。

     “陈裕荣布行”临街的三榴商铺,有二层高,三榴的第二层楼各有一扇花窗,精雕细琢,双层推拉。各榴的悬樑斗拱、双龙飞舞、豪华气派,厝的左右有高矗的防火墙保护,是玉琳老街少有的精美建筑(可惜在民国十九年被土匪何金标烧毁)。           

      根据老一辈人回忆,“陈裕荣布行”对面是宽畅的大马路大埕,埕内右边有一幢木结构二层的茶青仓库,左边是双春隆茶馆,后面临着杨武爷岗和后溪宫,这里是玉琳街上的“茶青交易中心”,大埕上的建筑物在民国十九年间被土匪何金标烧毁。后来这片土地被大财主吴成和(阿亥)买去,盖成一整排二层连街店面,解放后被白琳供销社占用为百货商店。当年,大马路上商铺林立,右边有驰名的赖成辉茶馆、平安药店、双春隆茶馆和“陈永盛”、“光德堂”,左下是有名的“梁氏客棧”。

    “陈裕荣布行”是在清末民初白琳茶叶最火爆的年代,因茶市而兴隆。当时,磻溪、点头片山区茶农在大马路上卖了茶青赚了钱,就来布店买衣料作新衣裳。“陈裕荣布行”是白琳周边唯一的绵布店。特别是在春茶交易时段,大马路上人挤人,一派繁忙,这也带动了餐饮、碗具、渔鲜、粮油、士产等各大行业。“陈裕荣布店”也是人来人往,来店铺买布匹、抽干烟、喝茶水、谈天说地。那时可是:日升月恒、蒸蒸日上。

      那段日子,是马路陈家在玉琳街最辉煌的时候,陈鼎鼐全家也度过一段安逸、富足、幸福、美满的时光…

三、风雅韵事

      祖父陈鼎鼐一生,栉风沐雨、披荆斩棘、不辞劳苦,艰苦创业,又恰逢白琳茶市最火热时期,卖布发家,一帆风顺。

      祖父原配夏氏,桐山玉塘旺族夏树公之女,因结婚多年未能生育,逐从东洋山抱养族亲里的三岁男婴为养子,取名陈光华,字世芝,生光绪丙午六月初六。次配乃桐山北山亭杨阿悌之女,生有二男二女。次配大儿子陈光霖,号雨林,生民国已已七月初八。次子陈光绸,字世美。

      当年,马路陈家做了二件大事,在玉琳老街坊名噪一时,至今还唤起玉琳街坊老一辈人的津津乐道。

      一是养子陈光华,从小培养,入私塾读书直至成年。陈光华伯父精通诗文、刻字、书法、喜收藏古玩,平时外出戴高帽、穿丝绸、一表人才、风流倜傥。

      陈光华到了婚娶年龄,为了门当户对,祖父陈鼎鼐不惜用重金聘礼,为他配得巽城海尾财主何克昌女儿入陈家。陈光华伯父大婚时,雇去巽城海尾接新娘的轿夫就有四十八人,压杆一人。大花轿上的二根抬杆各镶上一条细细金边,以炫耀马路陈家的富贵。

      二是祖父陈鼎鼐娶次配后,在不惑之年得子,喜从天降。儿子满月时,用水缸里舀水的“水瓢”(方言:浮头)来做特大“红龟”。并雇用四名挑夫,用大箩筐装上“红龟”,挑夫分二组,从街头到街尾,街上街下,亲朋好友,家家户户都送上一份,分享马路陈家的喜气,以显示陈家的大方和气派。

四、飞来横祸

       民国十九年,寿宁土匪何金标,啸集土匪数十之众,于1930年11月13日凌晨3时,到白琳老街,沿街掠夺,烧杀掠抢,茶商、富豪的金银财宝悉遭冼刧。

      “陈裕荣布行”因在白琳街名气不小,陈家财产富裕,早已被土匪盯上。土匪何金标一众从街尾一路破门抢劫,并特意到大马路“平安堂”,“陈裕荣布行”的店铺上撬开店门,将店里财物全数装车运走,洗劫一空后,放火烧掉马路“平安堂”十一榴,“陈裕荣布行”三榴店铺。“陈裕荣布行”从温州刚购进一批高档布匹、和店内贵重金银财物全数被劫。

      临街商铺财特被抢劫时,陈家人都在后三榴厢房。因后门有铁皮包裹,石条顶住,土匪未能进入后门。商铺起火后,后门三榴有天井隔离,又有防火砖墙和铁皮包夹大门顶住,所幸免于这次火灾劫掠,度过灾难。         

      后来,我们看到的马路陈家临街三榴厝,是祖父陈鼎鼐把后园的三榴柴房拆下来,盖在临街三榴店铺原址上。

五、凄风苦雨

      自从店铺被烧、财物尽劫、加之民国末日、年代动荡、战火不断、民不聊生、布业萧条,马路陈家也一蹶不振,一步一步地走入衰退…

       油尽灯枯一滩泪,人去楼空两闲愁。晚年,祖父陈鼎鼐是在家道消乏、金尽裘敝、疾病缠身之中艰难度过。但他始终坚持不卖家产(房产),他说留下房子能给子孙能有栖身之地,也有立业之本。临终前还嘱咐儿女说,自已过逝后不要用棺材,用草席包裹一下入土下葬即可。

       祖父陈鼎鼐咽下最后一口气时,身边围着的是次配留下的是四个嗷嗷待哺的儿女,大女儿只有15岁、儿子陈光霖12岁,还有一个弟弟和妹妹。白琳街的街坊都感叹:这四个失去父母的孩子今后他们怎么生活下去…

       在祖父陈鼎鼐重病期间,因家道没落,时况日下,养子陈光华带儿子陈招弟(出继海尾何家)、陈明星和小女儿在桐山百货对面开“陈万古”古董店,大儿子陈明招随母亲在巽城海尾寄居,白天到巽城街头,早晚炸“虾饺”维持生计。

      “雨中黄叶树,灯下白头人”。纵观祖父陈鼎鼐一生,少年时家徒壁立、离家出走;青年间披星戴月、筚路褴褛;壮年里成家立业、富贵腾达;中年遇飞来横祸、贫贱不移;暮年后病困交加、晚境凄凉。

        2021年4月10日于桐山惜雨斋
1619081076093.jpeg
福鼎论坛,福鼎人上福鼎论坛,福鼎第一人气社区,福建社区100强尽在fuding.co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 微信登录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